生活所迫的小说支持免费看红尘都市最新章节
菠菜小说网
菠菜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耽美小说 玄幻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穿越小说 推理小说 历史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巨大女友 母子情迷 催眠传记 禁断血族 小城艳想 我的经历 家教情事 丝袜爱恋 出轨妻子 哥哥好坏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菠菜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红尘都市  作者:生活所迫 书号:14247  时间:2017/5/2  字数:7591 
上一章   四百、钱楠鼭妃兰、十一    下一章 ( → )
“别…别这么夸口…”

  被弄得想入非非,钱妃兰虽也不由在心中驰想,若周梦龙用完了钱楠,再次蹂躏自己的时候,以现在这样足到无力的身子。究竟能不能够承受他的求?她便是再想,也是自知自家事,无论是钱楠轻巧温柔的挑逗,还是周梦龙和钱楠夹击自己的快,都远胜只有自己和周梦龙之时;方才自己可得够多了,若真的再战一回,自己明儿也不知能不能下。现下可不是自己可是正到了处理王远和的关键时候,万万容不得自己偎在上一整天下不来呀!“先疼了你的…你的亲亲楠儿再说…妈妈…妈妈暂时是够了…哎…”“啊…”钱妃兰话语方落,钱楠娇又起,身心早被彻底占据,幽谷中的坚硬而火热的大锲而不舍地探索着她的感地带,每一下都令她爱恋情浓,尤其正着她珍密两腿之间的小的是周梦龙,而自己的母亲正在一边看着,那的感觉不止没令她缩手,反而更有一种沉沦的快乐,让云雨之比先前更进了一层。

  更羞人的是此刻还有钱妃兰在自己身上,娇躯亲密的再没一丝隙,自己每挨一下,的反应都瞒不过身上的她,周梦龙和钱妃兰在这方面竟也是配合无间,钱妃兰的爱抚亲吻与周梦龙的强攻猛送,恰到好处地融合为一,不住侵犯着钱楠每一寸饥渴的感带,身心都沉醉在那的欢乐当中,彷佛钱妃兰与周梦龙同时侵犯自己的体一般,得钱楠快乐的叫出来。

  “哈…好…好妈妈…啊…还有梦龙…梦龙…你们…啊…你们好会…好会干…哎…楠儿要…怎么…啊…怎么这么…哎…楠儿要…要完了…好热…好…喔…要…要…楠儿又要…又要出来了…”

  从身至心,没有一寸没沉浸在那无尽的快之中,虽被钱妃兰紧紧着,可那打从心底透出来的轻松舒解,令钱楠只觉整个人早已飘然飞起。原本当她和周梦龙商量着如何的对付钱妃兰,而后,在自己的挑逗之下,看到钱妃兰情又羞怯的自美景时,那模样已令钱楠芳心微,而之后与钱妃兰绵,虽也畅美,可两腿之间的小深处的饥渴却只有愈甚,尤其当钱妃兰在她身上,娇地承受着周梦龙自后而来的销魂之时,迭在一起的钱楠只有更加渴望。

  但她也知道今天的重点是钱妃兰,只怕周梦龙没那个空闲来疼爱自己,钱楠只能说服自己,以后这的日子还有的是,没想到今天竟能婉转承,心中的快乐犹如火上加油,使的快更加高昂。

  前面百般煎熬积太甚,此刻的钱楠原本不堪蹂躏,加上周梦龙才刚在钱妃兰体内痛快地过一回,久旷的钱妃兰体内犹似生出了一股力,将周梦龙的得一点不剩;虽说在钱楠身上仍是龙虎猛,可过一回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却没有原来那般感,可没有那么快就在钱楠体内布施甘

  周梦龙一面着情的钱楠,一面俯下上半身,贴到了钱妃兰晶莹剔透的粉背上头,在她的耳边轻语细诉着自己的情意,偶尔也不忘疼惜着正妩媚承的钱楠,那感觉如此奇妙,彷佛他正同时干着身下两朵如花似玉的美人,大被同间令她们神魂颠倒。

  被这样夹着,钱妃兰承受的滋味真是无法言语,要说自己正被干着嘛,才刚被足过的两腿之间的小深处偏是空着;要说自己身在事外嘛,甜蜜言语又在耳边回绕,一其身子正被这对男女紧紧夹着,一丝挣动不得,两腿之间的小口处更是同时承受着周梦龙的顶和钱楠溅,美得不输云雨之时,弄得钱妃兰不亦乐乎,时而转头接着周梦龙甜蜜的吻,时而专心挑逗身下正承雨的钱楠,忙之中竟觉又至,而钱楠也似将近登仙,两女一阵长,又是哗然倾

  舒之后,钱妃兰和钱楠都瘫倒上,这回两女都得极为痛快,一时之间体软筋麻,再也无法动弹,只剩下周梦龙这生力军,他趴在钱妃兰背上息一阵,这才微微挪体,随着轻柔的一声水响,那坚硬而火热的大已从钱楠体内退了出来,未能承受的钱楠一阵甜蜜的咕哝轻怨,却是得媚眼如丝,想埋怨都开不了口,甚至连周梦龙轻抬钱妃兰的娇躯,让她仰躺一旁,没法再与自己甜蜜贴,钱楠也无可埋怨,只能眼波转,不住在周梦龙与钱妃兰之间徘徊。

  终于被迫正面面对周梦龙了,钱妃兰只觉心中一丝充斥着怨妒意味的感觉浮上,刚又被干得太过快活,心中虽对这风女婿有怨,却也只是嘟着小嘴儿,幽怨的眼儿不住望着他,似想在目光中透千言万语一般。

  “好妈妈…梦龙的丈母娘…”

  见钱妃兰如此目光,周梦龙也知她心中含怨未去,本也想就此歇手,可刚才在衣橱里窥视二女同时,心中知道自己不能就此罢手,若真想要彻底去钱妃兰心中的幽怨,自己还得再加一把手,在彻彻底底足钱妃兰后才有温柔手段发威的余地。

  “梦龙还…没…梦龙可以…在妈妈身上…再来一回吗…”

  见周梦龙坚硬而火热的大犹自凛然生威,上头虽沾满汁却是更形拔,彷佛正择人而噬的猛兽,那凶恶模样却让钱妃兰愈看愈爱;那就是刚令自己死去活来,体验到无上美感的宝贝啊!若非两腿之间的小之中犹自酸麻,旷了太久的身子实不堪再行云雨,光看到周梦龙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如此饥渴,听到周梦龙软语恳求,钱妃兰芳心当中都有一丝冲动,想要勉力承,让周梦龙的再次滋润自己饥渴感的,只是…这样未免有些对不起身旁正自娇吁吁的钱楠了。

  “好…好梦龙…”

  了口香唾,钱妃兰好不容易才能狠下心来拒绝“别…别再弄妈妈了…太久…太久没给你…妈妈还…还没适应…身子实在…实在不堪爱宠,何况…还有你亲老婆在这儿…楠儿正等着…等着被你呢!”

  “没…没关系的…”

  虽说心下也渴想着被周梦龙狠一发,但事前因为已经和周梦龙好过,钱楠又知道,今天的主要重点是钱妃兰,何况自己与周梦龙间的关系后还久久长长,确实不急在一时。

  钱楠娇浅笑,心中暗笑钱妃兰假正经“妈妈是长辈…梦龙要尊重长辈…对末来的丈母娘自然该…自然该多加爱宠几分…梦龙你就给妈妈吧…她可爱得紧呢!”

  “不…不行啦…”

  见周梦龙上得来,却不去找钱楠,反而骑到了自己身上,那坚硬而火热的大简直就傲立眼前,钱妃兰只看得口干舌燥,真有种伸手去爱抚的冲动,念正将心中最后的一点顾忌强攻猛打,一层层地剥去。

  钱妃兰偷瞧了瞧身旁的钱楠,只见她一脸鼓励神色,心中却仍有些忐忑“好梦龙…妈妈…妈妈的被你干坏了…现在实在…实在受不得了…饶了妈妈吧…”

  “妈妈放心…”

  见钱妃兰还要推拒,钱楠勉力半撑起娇躯,玉手轻托脸颊,半侧身微笑地望着这还拒的美妇人,不住伸手羞了羞她的颊,托着她回望自己“就…就算不里面…女人的身子…还有很多办法。可以让梦龙舒服的…楠儿就…就试过…很多法子…”

  “…别那样…”

  听钱楠这么说,钱妃兰更是羞不可抑。她虽也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菊早晚也要被周梦龙拿下,可没想到他会急在今天就动手。看着钱楠和周梦龙跃跃试的神情,钱妃兰虽说中爱极了被两人玩的滋味,却不由芳心生惧“妈妈可…可没被弄过…一点经验也没有…如果梦龙今天就弄了后面…妈妈真的会…真的会痛死的…不行啦”见钱妃兰又羞又急,可那不住瞄向周梦龙坚硬而火热的大的眼儿,却透出她心中又羞又喜的期盼,钱楠不由偷笑。虽知钱妃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可钱楠却感觉得出来,若周梦龙当真进也就攻破钱妃兰的菊,以钱妃兰的感加上周梦龙的手段,下手之时钱妃兰或许真会痛不生,可当菊花绽放之时,痛得寻死觅活的妈妈必能渐渐尝到其中妙处,直到身心驯服,或许事后还会娇痴妩媚地要求周梦龙再来一次哩!

  可惜今天还不能太过火,否则亲眼看钱妃兰苦尽甘来,沉浸在菊之美,倒也有一番乐趣。“妈妈误会了…不只那里…其实身为女人…好多地方都…都可以让男人舒服…楠儿之前…之前被梦龙,梦龙叫做品箫仙子…而现在楠儿吹含的…就是梦龙那柄箫…梦龙也常赞楠儿…说楠儿的功夫…比小更厉害呢!”

  见钱楠边说边轻舐樱,彷佛光回味都觉美好,钱妃兰虽仍羞怯,却不由有些心的;以往自己和周梦龙花样虽不少,却都是用两腿之间的小去承受他的,从没想到樱和菊皆可献上。本以为这样才算正常,可看到钱楠与周梦龙爱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模样,钱妃兰都不由芳心驰想,或许那种不正常的手段,更有一种以往从不曾受过的快意。

  “既…既是如此…梦龙就…就来吧…”

  满含娇羞地开了口,钱妃兰只觉脑中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裂了开来一般,可放任之内火更增,原本还只是偷瞄的眼儿,竟似被吸引住了,直盯着周梦龙的坚硬而火热的大不放“楠儿要…要教妈妈…该怎么…怎么吹含…怎么让梦龙舒服…”

  吹含四字一出口,顿觉两腿之间的小中一阵濡,深处竟然麻逐渐涌现,有一种想被坚硬而火热的大蹂躏玩的渴望渐渐成形;钱妃兰已非笫间的雏儿,自知那是火高燃时的表征。没想到自己竟若此,这般不堪挑逗,连口舌之间情话交流也能发自己无比的念,幸好周梦龙人如其名,第之间威猛强悍,能令女人死心塌地,换上另一个不够威猛的男人,自己只怕就很难受了。

  咬了咬牙,钱妃兰强行下了两腿之间的小中的需求;一来两腿之间的小着实不堪再战,二来她已给钱楠的话勾起了另一种,想趁着今天良辰美景,尽量地将自己奉献给他,将要陷落的檀口樱,只是第一步。“妈妈还是…还是第一次试着这样…如果没有弄好…梦龙千万…千万别…别怪妈妈…”

  说是这么说,但当周梦龙跨坐钱妃兰腹上,犹然汁光润泽的坚硬而火热的大缓缓降落在前峰峦之间,那面而来的气息仍令钱妃兰忍不住紧张,偏偏随着她的心跳加速,一对丰高耸的也不住起伏,正好和那坚硬而火热的大接触,坚硬而火热的大上头的炽热让钱妃兰差点不过气来“梦龙…这是…”

  “妈妈别担心,不过是个新玩意儿…”

  难得如此居高临下地看着娇柔羞怯的钱妃兰,周梦龙只觉火狂升,坚硬而火热的大不住硬微弹,在钱妃兰滑润腻人的上轻轻拍打。“妈妈前又大又漂亮…怎么玩都不腻…梦龙好喜欢…用来夹着宝贝儿动,想来别有一番情趣,妈妈何不试试?让楠儿教妈妈你品箫的技巧…一边弄弄这儿…让梦龙好生痛快一番,可好?”

  你都已经坐上来了,我便不好又能怎样?钱妃兰幽怨娇羞地飘了他一眼,可怜兮兮地转眼望向钱楠,一边听着她讲解品箫之要,一边不忘双手托,将那漉漉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夹佳,弄夹滑之间,火热的兴不住涌上身来;先不说上传来的火热销魂滋味,光是周梦龙一边息,一边大手轻伸握住了自己托的纤手,协助含羞带怯的自己动作,面上神情无比享乐,钱妃兰也知自己做对了。

  她樱轻启,向着那红通通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吻去,玉手在他的帮忙下,托着双紧紧包夹坚硬而火热的大,滑动之间彷佛前也变成了两腿之间的小,滋味着实难言,虽是极尽羞,却也极端快。耳听着钱楠谆谆教导,钱妃兰现学现卖,虽说这样姿势下,樱只服侍到坚硬而火热的大顶端,可香舌品之下,也觉那物正自在口中变大发热;亲身体验坚硬而火热的大火热的更形,两点蕾在钱妃兰玉指忍不住偷偷玩之下,更是硬得似将绽放。

  而且周梦龙的坚硬而火热的大才刚刚在两女体内肆过,上头仍沾满了两女之际出的,那滑润甜蜜的汁熨入了孔之中,彷佛化作火直透芳心,熬得钱妃兰心然。虽说玉手轻滑樱吐,尽力服侍那充满味道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心中却不由遐想,若自己这番服侍还不能让梦龙来,待他用那发硬发烫的宝贝占有自己两腿之间的小之时,又会是怎样二番美妙滋味?愈思及此愈发忘形,动作虽还难免稚,可那神情擭入享受,样样都是沉醉于心甘情愿服侍男人取乐的女子才有的快活。

  一来周梦龙连战数回,也是将之际,二来难得见这钱妃兰如此销魂甜蜜地服侍自己,周梦龙感动之间更是难以忍耐,背心一阵搐,在他的低声息之中,一股火热的已然而出;钱妃兰轻呼之间,热已是面而来,避也避不得,转瞬间染得钱妃兰间颈上一片白腻,微带腥气的男扑鼻而入,逗得钱妃兰魂为之销,两腿之间的小中竟也了一滩出来。

  见被周梦龙脸上,钱妃兰一时痴然,也不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动作钱楠眼尖,早见钱妃兰股间泉水溢出,心知了身子的钱妃兰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再服侍周梦龙了,这才俯过上身,一边媚眼轻飘着狠一回正自息的周梦龙,一边香舌轻吐,自颈向,舐着钱妃兰肌上白腻的,很美味地温柔品尝,却不忘告诉正自茫然的钱妃兰。

  “哎…这可是好东西呢…梦龙这样给妈妈的…里面都是梦龙对妈妈的热爱,可不能轻易浪费了…”

  被他间,同时自己也丢了身子,微显茫然的钱妃兰只觉的味儿扑鼻而来,正自不知该如何是好,听钱楠这么一说,也不管她所言是实是虚,一时间竟茫然地应和着。纤指轻拨,将溢在畔脸上的勾入口中,虽说微带腥气,入口不甚美味,但光想到这是周梦龙给自己的,竟也忍不住香舌卷,将那一口口饮入。

  只是入口,对初尝如此滋味的钱妃兰实是一大震撼,一时间只顾品味入口的味儿,全没发觉钱楠的异动,等到她回过神来,钱楠的舌已移师自己前,正轻着那才刚过的坚硬而火热的大身,那红通通的顶端仍在自己眼前。

  钱楠见她清醒了,却仍不停下香舌动作,口舌不清地媚笑着,香舌不住在坚硬而火热的大那盈然生光的身上滑动着,还不时啜到钱妃兰酥上头,差点没把钱妃兰已飘飘然的魂儿勾了去。“哎…楠儿正在…正在帮梦龙清理…妈妈是头一回…做得不完整…啊…没有关系…一回生,二回…等妈妈习惯了…就不会忘记这必要之事…”

  所谓输人不输阵,何况那坚硬而火热的大仍在眼前,自也不能只任钱楠动作;也不知那儿来的勇气,让钱妃兰微抬螓首,香舌轻吐,细细品着那红润的顶端,纤细轻巧地吻着,动作虽还有些青涩的稚,却是十分细致,甚至没忘将香舌推入那凹之间,勾着那未曾尽的

  给两女这样服侍,周梦龙只觉舒畅已极,若非知道接下来不是尽展威的时候,而是应该施展温柔手段爱怜着钱妃兰,让她心中的怨气全盘消,才能彻彻底底把这美妇收入掌中,只怕他真忍不住想施展贼手段,在二女眼前再硬一回!

  他轻轻扶住钱楠惇,小力地将她移开,示意钱妃兰自己已经够了,缓缓退开了身子,整个人趴在二女之间,左拥右抱,口舌不住在二女脸上耳旁滑动不休,满言的尽是感谢。“哎…你坏死了…”

  闭上美目,享受周梦龙的口舌甜蜜,钱楠沉醉地呻出声。若非方才吃了不少,她可真想转过脸蛋主动上周梦龙那令她心醉的吻?

  想到此处钱楠嘴角不由泛起一丝笑意,周梦龙可真是大出自己想像之外,若罗美薇母女知道表面温柔儒雅的周梦龙,不只自己这亲自己,连自己的妈妈也弄了,大被同眠中尽享旎风味,也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可惜这事想想就好,千万不能有半分外,否则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哎…梦龙…梦龙…楠儿好爱你…”听周梦龙也软语回应自己,钱楠心中满了甜甜的滋味,好半晌都不想睁眼,只怕打破了这难得的美妙感觉。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发觉周梦龙虽是对钱妃兰甜言语,可钱妃兰除了气呼吸之外再没有出声,不由感觉奇怪;这才睁眼,却见钱妃兰转过了头去,连理都不理周梦龙一声,无论周梦龙怎么低声下气地赔罪,就是不肯转过身来。

  心知这是钱妃兰在闹脾气呢!毕竟女儿家面皮薄,今个又受了两人暗算,便是钱妃兰心中当真爱煞了周梦龙,早原谅了这胡搞的女婿,一时间却也转不过脸来;但钱楠也知道,其实钱妃兰早没把气放在心上了,何况就算心中还有怒气在,给两人几番服侍,体内早满了云雨之后的足感,光看钱妃兰方才屮心翼翼地为周梦龙品箫,唯恐不净的尽心模样,钱楠也知钱妃兰不过是使点小子。她鼓励地飘了周梦龙一眼,扮了个可爱的鬼脸,忍着笑在一旁等着。

  本来的火气和醋意早就不存多少,加上方才云雨愉,钱妃兰心中的气早消得一干二净,只是清醒过来她才发觉,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又给两人算计了!想到方才周梦龙大剌剌地骑在自己身上,坚硬而火热的大犹如似地轻薄着自己双峰,让自己为他,而自己非但没有推却还品得津津有味,事后甚至与钱楠一起帮他净,光是口中那犹存的余味,就够钱妃兰羞怯了。

  给周梦龙挠挠摸摸地逗了好半晌,钱妃兰好不容易才转回头来,含嗔带怨地看着周梦龙,还有偷偷在自己身上使坏,现在却装做一脸不知道的钱楠,又想气又想笑,偏又气不起来,你们…哎…你们…教妈妈怎么说才好?明知妈妈生气,还这样…还这样欺负妈妈…”

  “妈妈放心…梦龙不会欺负妈妈的…再怎么样也舍不得…”

  见钱妃兰终于转怒为喜,娇羞含怯的笑意在她脸上是那般的令人心动,周梦龙心中大喜,知道这一关自己总算是过了。“梦龙尊守孝道,以后,一定白天里尊重妈妈…晚上也是…在上…一定让妈妈丢身子丢得美的…绝不让妈妈生气…或旷得想梦龙却又…却又不敢说…梦龙保证不会了…”

  “坏蛋…你们都是…”

  见钱楠娇笑盈盈,脸上似开了花,周梦龙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钱妃兰只觉脸儿红透。没想到好好的“遵守孝道”四字,竟被周梦龙解成了这样,偏生自己都给他弄上了,先不说在他婉转逢的娇痴媚态,光方才那样主动品箫,似想把自己全盘献上,钱妃兰便知自己再没有回避抗拒的空间。

  她轻轻伸手,在周梦龙脸上拍了几下,还在钱楠颊上轻扭了一把。“有那么一个美娇娘了…还不足…连丈母娘都弄上了,把妈妈给…给弄成了这样…哎…罢了…是妈妈前生冤孽…以后…以后随梦龙你怎样都好…爱在上怎么玩妈妈都行…只是别忘了…此事千万不能让旁人知道…梦龙你可别得意忘形了…”

  “这个自然…”

  “还…还有…”

  见钱楠在旁偷笑,钱妃兰脸儿一片晕红,但这好不容易浮上脑际的好主意,可不能再让它沉了“你,你在,在楠儿,楠儿身上,身上的花样…也要一样一样的,一样一亲的都用在妈妈,妈妈的身上…都在妈妈身上试试…妈妈要…要和楠儿比比…看看…看看是谁更能…更能让梦龙你快乐…哎…都是被你带坏了…”  wWw.BOcAIXs.COM 
上一章   红尘都市   下一章 ( → )
菠菜小说网为书友提供红尘都市免费下载,生活所迫的小说支持免费看红尘都市最新章节,希望您能喜欢.菠菜小说网尽力快速更新红尘都市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菠菜网